久爱论坛之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只给你三天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面临这样的境地,这皇宫里的水牢,每一处,每一寸,都是她所精心设计,各种用来威胁折磨犯人的刑法也都是她定的,却不曾想,到头来她却成了享受这些待遇的人。
 
    直直的盯着谁水牢外的那一点光明,一种说不清的神色在她的眼底汇聚,然后一闪而过。
 
    在她目不转睛的盯视下,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嬷嬷穿着雨鞋踩在潮湿的石阶上慢慢走了下来,那石阶上长满了丛生的苔藓,被那双缠着裹脚布的脚一点一点的踩下,发出擦擦的声音。
 
    在那双脚就要踩进阴冷的污水里时,嬷嬷停住了脚步,逆着光,看不大清她的神色,只是听出口气是不容拒绝的,没有感情的,但是没有鄙夷的意思。
 
    “娘娘,该更衣准备着了。”她冷冰冰的说。
 
    不用等她说完,慕千怜便自己主动涉着水走了向台阶处走了过去。
 
    一般这个时候,就是侍卫倒好污水的这段时间,就会有宫女嬷嬷过来带她去干净的房间换洗一下,准备伺候梁谨夜。
 
    来伺候她的宫人也就两个,相比起来还是这个嬷嬷老练些,至少知道她很有可能会重新获宠,对她的态度还勉勉强强。倒是那个小宫女——
 
    边赤着脚踩着冰凉的脏水向那个嬷嬷走去,慕千怜的眼底闪过一抹狠色,年轻终归是年轻,不过是一个颇受人喜欢的小丫头片子,竟然在她这里嚣张,宫女就是宫女,低贱!
 
    等我住回了我的金銮殿,我一定将你们通通喂进蜘蛛的肚子里!
 
    站在潮湿的台阶上,捧着一些衣裳的手下意识的抖了下。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个脸色阴暗,一步一步踩着水走过来的曾经母仪天下的女子,竟让她从心底产生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走吧。”
 
    直到慕千怜阴森森的声音传到耳里,嬷嬷才回过神来,冷冷的吩咐了声身边的侍卫,那些侍卫便上前一左一右架着慕千怜向不远处小小的楼阁走去。
 
    那里是皇上安排宠幸的地方。
 
    一边架着慕千怜,脚下不停,那两个侍卫的心里还有些怯怯的,这可是皇后啊,可偏偏派来伺候的是一个平日里就严肃不近人情的过分的嬷嬷,就算这位不会呵斥皇后吧,可也太狠太严了些,要是哪日这皇后娘娘又受了宠,可如何是好?
 
    他们倒不担心这位嬷嬷以后怎么办,就是担心他们自个儿会不会受到牵连了。
 
    进到阁楼里的时候,里面该还没有人,地上铺着染着污点的地摊,慕千怜还湿湿漉漉的脚踩在地摊上,那原本还干净的一角瞬间被黑乎乎的污水浸染,脏兮兮的颜色便渗透渲染开来。
 
    身后的嬷嬷推了她一把,她便被推进了帷幕后边,接着里面侯着的一个宫女便上前为她沐浴更衣,等她身上弄干净了,才将她请了出去。
 
    才一走到梳妆镜前,那房间的门便被人从里边砰的一声关上,然后外边传来给房门上锁的声音。
 
    慕千怜早就习惯了每日这样的待遇,她现在只觉得浑身清爽了很多。
 
    任由身后的嬷嬷为她梳妆打扮着,慕千怜伸出手指,点了点光洁莹白的下巴,她一如既往的,纯洁而无辜的笑了,如一朵妖媚的白莲,带着不易察觉的阴毒。
 
    她如何不知为何梁谨夜要宠幸她?不过是以为她真的已经媚术大成,和她交_合可以提升修为罢了。
 
    此时,嬷嬷已经为她绾好了发,画好了装,镜子中的女子,穿着薄纱烟拢金丝裙,****半露,腰间的玉带子松松的系着,似乎她只要轻轻的走几步,胸前的衣衫便会滑落下来。似乎只要随意伸手一碰,那玉带子便会随之解开。
 
    媚眼如丝,勾魂摄魄,活生生的一狐媚子!
 
    这模样……啧啧——
 
    嬷嬷有些厌恶的撇了撇嘴,都说这个皇后娘娘与一个侍卫私通,所以如今被关进了水牢,原先她是不信的,可现在一看,真真是……
 
    真不知道当初皇上如何看中这样一个女人当皇后!
 
    之前这几天给这皇后梳洗打扮的时候,给她穿的还算保守,今个儿皇上身边的公公说给这娘娘穿的少些,让皇上开心开心,她便依早试了试,真不想,这一试可不得了啊!
 
    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她一个普通的宫女该想的东西,嬷嬷又四处看了看,见没什么需要折腾的了,便叫上另外一个宫女,一起掀起那个脏兮兮的毯子,走了出去。
 
    她们出去后,门,再次被锁上。
 
    那掀掉地摊后的地面,光洁干净。由大理石铺成,确有一种皇家的风范在里头。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再次响起脚步声,略略运了些内力,细细一听……
 
    梁谨夜来了。
 
    卡擦!
 
    铁锁落地的声音响起,一身威严的男子推门而入。
 
    因为逆着光,那一身明黄长袍晃得人眼花。
 
    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慕千怜一副顺承软弱的样子跪下行礼,那姿态,匍匐的很低,看不出一丝一毫之前张扬自负的模样。
 
    不得不说,她是一个聪明的人,她很有耐性,也有韧性,这个女人就像一个打不倒的小强那样,在梁谨夜面前事事顺从,想让对她渐渐失去厌恶感。
 
    眼前伸出一只手来。
 
    就在慕千怜以为是梁谨夜要拉她起来的时候,那双手突然狠狠一推一扯,将她推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又揪着衣领拉了起来。
 
    衣服本来就松,这么一下剧烈的动作后,上半身的衣衫便滑落下来,露出雪白的肩膀,和身上斑驳的痕迹。
 
    紧接着,男子愤怒而坑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朕说过,只给你三天!”
 
    慕千怜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却没有反应过来,那三天的意思。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