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论坛之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隐瞒

由不得多想,一阵掌风刮过,梁谨夜一巴掌狠狠的自发髻上拍下,打在了慕千怜的脸上。
 
    一瞬间,那脸便带上了紫红色,刚刚梳理好的头发散了开来,顺着若隐若现的娇躯倾泻而下。
 
    感觉喉咙底下有些血腥味蔓延开来,慕千怜舔了舔舌,膝盖着地,沿着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一点一的挪爬到了梁谨夜的脚边。
 
    她没有露出疼痛怨恨表情,而是妩媚而妖娆的看着梁谨夜染着怒气的俊邪面容,身体的曲线似乎在不经意间露出了邀请的姿态。
 
    眼前限制形的画面让梁谨夜眼中一黯,那怒气却更深了。接着,他健壮的身躯自上而下的压下,女子撩人的娇躯瞬间被巨大的阴影盖住。
 
    慕千怜伸出细长的手指,在梁谨夜腰间的白玉带上轻轻一勾,娇羞的笑了。
 
    浮帘帐暖,春色勾人,被锁着的阁楼内,一片令人气血膨胀的暧昧。
 
    大理石铺成的地上,女子的衣衫遍地乱扔,一些衣服甚至破碎成片片纱布,杂乱的混合在男子的宽衣长袍中。
 
    一名女子被男子随意的放在床上,那男子眼中说不出是怒意还是舒适,暗沉沉的翻滚开来。
 
    那娇喘声声回响,伴着男子的极富磁性的喘息声音,越来越激烈。
 
    慕千怜紧紧的抓着梁谨夜的肩膀,大口的喘息着,感受到身上传来的疼痛感,她难受的抬高了脖子,“皇上……”
 
    今天梁谨夜显然十分生气,因为以往这个时候虽然痛,但没有这么强烈。
 
    可她现在自身难保……
 
    想到这里,慕千怜的目光看向身上正如狂风暴雨般侵袭着她的俊郎男子,朱唇紧咬,不知道是爱多些,还是恨多些。
 
    然后她更加大声的媚叫起来,身体也随着梁谨夜一上一下的动作更加卖力的扭动起来,那脸上忘情的神情分外明显。
 
    “真贱!”
 
    梁谨夜喘息粗气,幽深的瞳深深的看着慕千怜,带着一丝明显的厌恶,“怎么样,是那个贱民舒服还是朕给你的舒服,嗯?”
 
    说着,他还不怀好意的捏了慕千怜带着淤青的雪白手臂一下,那眼底的神色,竟然是那么的冷静,看不出一丝一毫被情操控的感觉!
 
    慕千怜猛的惊醒过来,闷哼一声,眨着一双无辜迷茫的大眼,看着梁谨夜。
 
    那眼中动情的色彩还未褪去,说不出的勾人。
 
    梁谨夜加快了动作。
 
    直到女子抓着男子脊背的手越抓越紧,越抓越紧,伴随着一声娇媚的叫声,一切恢复了寂静。
 
    看着身下累的趴倒在床上的女子,梁谨夜好不疼惜的抽身离开,随手拿起一边新准备的龙袍披上,他冷冷道:“慕千怜,你真不知道朕在说些什么么?”
 
    匍匐在床上的女子一僵,颤颤的回头看去。
 
    “朕说过,给你三日时间解决女尊余党,今日,已是第四日。”
 
    他缓缓回头,锐利的视线扫向床上那个不着寸缕的女子,男子衣衫整洁,看不出丝毫刚刚做过欢_爱的痕迹。
 
    有些失色的唇微微抖了抖,慕千怜才恍然大悟。
 
    “臣妾,臣妾也不想这样啊……”她诺诺的开口。要说谁怕那个女人,她不得不承认她是有点畏惧那个女人的,就算女尊余党不是慕千雁,她也不想让这件事儿落下病根。
 
    可她没想过梁谨夜竟然会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妃子的挑拨陷害而这样对她!
 
    所以她一时赌气,没再继续查女尊余党的下落。
 
    想到那个妃子……她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公冶玉,给她的感觉竟然和七年前那个女人如此相似!
 
    “怎么,不说话了?”见慕千怜只是辩解了一句就不再多说,梁谨夜的手指轻轻的击打着木制的雕栏,那声音很轻,但很有节奏,一下、一下、一下。击打在慕千怜的心底,让她着了慌。
 
    “臣妾……”她终于反应过来这个时候该做些什么,撑着疲软细长的双腿,走到梁谨夜身前,只是披了件单薄的毯子,跪坐在梁谨夜跟前。
 
    “臣妾本来正在调查女尊余党的下落,可……可中途发生的事儿您也知道臣妾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机会为皇上竭尽所能调查此事并将女尊余党赶尽杀绝呢……”
 
    她看起来有些委屈,但并没有抱怨梁谨夜的意思,只是一个劲的责怪自己的错误,自己的错失,一下子变制止了梁谨夜继续燃烧怒气。
 
    心知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慕千怜,梁谨夜撩袍在茶几前坐下,看似平淡的模样,吐出来的话却让慕千怜胆战心惊。
 
    “那朕的怜儿既然媚术大成,照理说朕与你如此‘亲密’,内力如何会增长的那么慢呢?特别是这几次,朕都感觉不到那种内力修为增长的感觉了。”
 
    凤眼眯起,他举起放在桌上的酒杯,凑近鼻尖嗅了嗅,一脸享受的模样。
 
    可越是如此,给人的感觉就越危险!
 
    慕千怜当时说自己媚术大成只是缓兵之计,刚开始的几日倒还可以用一些药物来拖延一下,让梁谨夜有内力增长的感觉,可毕竟这药是毒,多用成瘾,她终究是不忍心,便在里面加了别的东西,如今用的次数一多,效果就渐渐显示不出来了。
 
    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低着头,好半会儿才想出解决的办法来,“臣妾媚术初成,自己也控制不好,臣妾,臣妾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力不从心。臣妾,臣妾也想帮皇上啊。”
 
    说着,她偷眼向梁谨夜的放向看去,见他面上没什么神色的变动,也没有生气的征兆,心底偷偷的舒了口气。
 
    还好,还好。
 
    心里的石头虽然放下了些,可她毕竟欺骗梁谨夜在先,看着梁谨夜面无表情的老神在在喝茶的模样,她心里就有些发憷。
 
    这么看来,她这几日必须要抓紧修炼,不论如何都要赶在梁谨夜对她失去信心前将媚术达到最高境界。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