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招打破挫败、压力和挣扎的死循环

鲍勃和萨拉是两个大学新生,他们正坐在微积分的课堂里,等着教授公布第一次测验的成绩。两人都有点紧张,因为测验很难,但他们上高中时数学很好,对自己的分数有信心。当教授把试卷发下来时,他们惊呆了,两人都只得了不太理想的D。
 
  “太糟糕了,我想我不够聪明,不应该上这所大学,”鲍勃想,“我也许应该去上社区大学。”萨拉对D成绩的反应完全不同:“高中时的学习方式好像不适用于这门课,我需要为下次考试加油了。”你可能已经猜到了两人下一次考试的成绩,萨拉通过努力拿到了一个A,鲍勃则认定自己不是上大学的料,依然成绩不佳,这又进一步证实了他对自己的消极看法,于是他变得更不努力了。
 
  我们都会用一些故事和说法来解释自己当前的所作所为,当这些故事出了差错,大大小小的问题就会接踵而至。是不是曾经某个时刻,你对自己做过某种定义或评价,形成了现在的自己。如果这种定义不同,是不是现在会拥有不一样的人生呢。
 
人生人生
  今天的文章,为你介绍一种成就我们个人生活的积极力量,叫做“故事编辑”,他的提出者是著名心理学家蒂莫西·威尔逊。你会看到,我们可以如何通过编辑自己的故事,摆脱消极的思维框架,在生活和工作中学习使用积极诠释的力量。
 
  故事决定了我们是谁
 
  几个世纪以来,哲学家认识到,影响我们的并非客观世界,而是我们表征和诠释世界的方式。社会心理学家对此做了重要补充:当某事发生在我们身上时,大脑开始转动,并尽可能地去理解它。
 
故事编辑故事编辑
  设想一下,在开完员工会议后,老板告诉你的同事C下午可以休半天假。你会怎么理解这件事?也许老板在奖励他的努力工作,因为最近他一直加班到很晚;也许老板决定解雇你的同事,那天下午要面试替代他的人。很多时候,人们做出某种行为的原因通常很神秘,我们不得不做完形填空。不同的填空决定了我们不同的感受和行为,决定了我们是嫉妒同事还是为他感到难过。
 
  因此,我们诠释世界的方式极其重要。这些诠释来自我们所构建的、对自我以及对社会的叙述。有时,就像那位悲观的微积分考生,我们以不健康的方式诠释事物,并导致消极的结果。如果我们能改变人们叙述的方向,让其变得更健康,我们便能解决很多问题。那么,我们到底该用那种方式诠释这个世界呢?
 
  蒂莫西·威尔逊在《积极诠释力》中给出了一套设计好的“故事编辑”技术,用来改变人们对自己及社会的故事叙述,具体可以分为以下3种方法,供你参考。
 
  故事编辑方法1:书写练习 
 
  书写练习最早源于社会心理学家詹姆斯·彭尼贝克的一个实验。在这个实验中,被试被随机分配到两组,一组写个人的创伤,另一组写日常经历,如每天他们做了什么。从短期来看,人们一般觉得表达创伤经历的感受是痛苦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做的人在一些方面的情况会更好。他们的免疫系统的功能有了改善的迹象,他们也较少去看医生,在大学里的学业成绩更优异,而且工作中也较少请假。
 
忘记一些事忘记一些事
  我们通常会花费很多心理能量去尽力忘记烦心事,而不是花时间仔细分析并找出其中的意义,书写练习却解决了这个问题,它让我们能够退后一步,重新建构发生的事情。
 
  生活中是否有特别令你担忧或烦恼的事情?如果这件事已经在你的心头萦绕了数周,而且还时不时地搅动你的思绪,那么你也许想尝试一下书写练习。找一个安静、私密的地方做书写练习。连续3到4天,每天至少用15分钟,全身心投入地写下你的问题,并不受干扰地书写。你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故事编辑方法2:故事激励 
 
  有时,除了把自己的问题写下来之外,人们还需要更多的助推。他们也许会陷入某种具有破坏性的叙述套路,就像那个得了糟糕分数的微积分考生那样。我们需要像铁路工作人员扳动道岔一样,把他的思维转换到更健康的轨道上。方法之一就是故事激励,它通过巧妙的促动,将人们的叙述转换到某种特定的路径上。
 
  威尔逊在他的研究中发现,如果给陷入了自我挫败思维循环的大一新生一个这样的暗示:“67% 的大四说,他们在大一时,成绩会不如预期。62%的学生说,当他们读到高年级时,成绩比第一学期有了显著的提高”,这些新生在学期末的成绩会有稳步提升。
 
  故事激励有效的原因在于,这种方法培养了个人的一种成长心态。这种心态让我们认为,如果我们努力尝试并练习,便能学会做好某些事。能力就像肌肉,越用越强壮。与之相对应的是固定心态,即认为每个人天生在某个领域具有固定大小的天赋。实际上,固定心态或成长心态只是我们的叙述方式,并不反映真实的天赋情况。
 
  故事激励同样可以运用到孩子身上,例如,给孩子贴上“栋梁之材”的标签,能鼓励他们内化这种自我观。但需要注意的是以固定心态的方式给孩子的成功贴标签是有害的,与其告诉孩子“你真是一个有天赋的运动员!”不如告诉他们“你的练习得到了回报!”
 
  故事编辑方法3:做好事,成好人 
 
 
  第三种方法被称为“做好事,成好人”,其首先要做的是改变人们的行为。这一理念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他提出人们“可以通过实践公正的行为而变得公正,通过实践自我控制而变得自控,通过作出英勇的行为而变得勇敢”。换句话说就是,人们的行为会影响个人叙述的生成。
 
  去做一件你没做过的事,比如做志愿者工作,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乐于助人、可靠的人,由此引发自我观的修正。这样的想法使我们更有可能继续做志愿者,或以其他方式帮助他人,直到我们对新的自我概念,即“社区志愿者”“乐于助人的邻居”“可以依靠的人”拥有了足够的自信。
 
  “做好事,成好人”的方法告诉我们,不是思想改变行动,而是行动改变思想。人们最终形成了更可取的自我观,它能够自我加强,从而引发持久的改变。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