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再次毁容

她的脸上湿哒哒的,莫名发出的“滋滋”声听起来就像把肉放在火热的铁板上烙,很是渗人。
 
    那痛痛到了骨子里,伴随着剧烈的麻痒,她难以忍受的抬高如玉的脖子,眸中悲凉绝望,泛起妖冶的琉璃光泽。
 
    终究受不了疼痛,意识开始模糊。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就要这样死了吗,难道要让慕千怜梁谨夜这对狗男女就这样自在的活着吗!
 
    慕千雁,你就要这么死?
 
    强烈的恨意支撑着她站直了身子,看着水面中冒着恶心翻腾气泡的容颜,她慢慢像小树林里走去,草的汁液,用草的汁液敷脸……
 
    喃喃自语的走进树林,还未找到草药,却被树枝划到了脸,瞬间刺骨的疼痛,只是轻轻的一划,脸上的皮肤竟瞬间撕裂开来,一滴妖红的血水顺着面颊滑落,衬得整个人有些魔魅起来。
 
    可她还不至于丧失了神智。
 
    “谁!”
 
    一声低低的厉喝,手腕翻转便将一根树枝向斜后方急射而去。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一名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拢红衣,玄纹衣袖,一张阴柔俊美的脸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真丑。”韩莫尘挥开手中的折扇,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身材倒是玲珑有致,只是不知道这种女子怎么会出现在皇宫里。
 
    “让开。”她冷言,声音沙哑。
 
    “不让。”
 
    “丑颜污眼。”
 
    “它在腐烂呢。”韩墨尘掩面轻笑,眸中却闪过深思,一张脸,如何能腐烂到这个地步,那也要上好的奇材才能配置如此毒药,只怕这女子惹得人很是厉害啊,传说当年那个慕千雁用过药水毒害现在的皇后……
 
    慕千雁抬眸,凉薄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那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白的纯然,黑的浓烈,如化不开的上等之墨。
 
    韩墨尘不由一怔。
 
    然后女子和他擦肩而过,低头似乎寻找着什么,那张脸时不时的被树枝划伤,然而那女子仅仅只是捂着脸没有任何的哭叫,平静的穿过枝桠,一点点的挖出无毒的草药然后嚼碎敷在脸上。
 
    韩墨尘讶然的瞪大眼睛,虽然有些佩服却怎么也掩饰不了眼中的厌恶,谁人都知,韩少爱美,胜过一切。
 
    只有慕千雁自己知道,她是多么的痛,那种锥心的疼就像历史的重演,她躲过了死亡,却没有躲过前世慕千怜给她下的药水和诅咒,那药水竟然如此的厉害,伴随着她的魂魄来到这具身体上,让她的容颜又变成了当时的模样,丑陋不堪,令人恶心。
 
    不知是敷在脸上的草药起了作用还是那疼痛正好结束,脸上的肌肤以难以预计的速度变得干涸,伤口迅速的结痂,她摸了摸脸,转过身略过那名陌生的男子,朝池水走去。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